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二鱼:反驳“姜萍造假论”(写在数学决赛成绩公布前)

之前写过一篇 二鱼:人人都可以是姜萍大概说了姜萍在数学竞赛初赛中得了全球第12名的事,姜萍得奖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质疑姜萍的观点大概有两种:

一是从必然性来讲,姜萍什么数学专业训练都没有,居然在高手如云的顶级数学比赛中名列前茅,超过了很多世界名校学生,前奥数冠军等。这些人都天赋出众,而且勤学苦练,居然被一个中专生超过······所以姜萍必然造假。

二是从可能性来讲,初赛是开卷考试,为造假者提供了可趁之机。

关于开卷可能造假这一点,不值一驳。这不是历史地理的高考,开卷就可以抄得高分。这是全球顶级数学的探索,开卷和闭卷差别不大。还有的说,因为开卷,所以姜萍可以请别人帮忙。拜托,连姜萍老师的名次都只是125名(已经很不错了,名师出高徒),连AI都名落孙山。这样的人类智力顶级比赛,除了上帝,谁帮得上忙?所以拿开卷考试说事的,完全不懂数学,更不懂顶级数学长什么样。

本文重点说说第一点:没受过专业训练,有没有可能进入全球数学顶流?

前天,39名参加阿里全球数学竞赛决赛的选手联名发出一封“请愿书”,要求组委会对姜萍在预赛中获得第12名的成绩进行独立调查。其中,重点说到:“在达摩院发布的纪录视频中,姜萍在黑板上解答一道数学问题时,其板书中出现了明显的书写错误,如将“sinπz”写作“sinπZ”等,显示出她对这些专业数学表达式和符号似乎并不熟悉。”

这其实证明了姜萍缺少专业的数学训练,就像在说,一个五大联赛都没踢过的人,怎么会拿到欧洲杯最佳射手?

这要从数学和人类文化体系说起。

人类所有的文化,最开始,都是天启的,最开始表现为神话。比如:《创世纪》就是神明确的启示。后来的《新旧约全书》都属于天启。这种启示从希伯来影响到了后来的欧洲,中东等地。其他地区,则是相信上天神秘启示,比如印度的奥义书,波斯的拜火教,玛雅文明里的祭祀。中国商代以前,主要通过占卜、巫术等,来获取上天启示

所谓文化,就是对天启的回应

这种回应,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道的层面:比如《新旧约全书》,就是神的灵,通过人的手,写出来的是人对天启的回应,简称圣灵感应。中国商代因为占卜,逐渐形成了文化体系,如文字,算数等。也是对天启的回应。还有一个是术的层面,比如:各地根据自身文明的天启,结合实践,制定的天文历法,建筑法式,巫医巫药,岩画舞蹈等,就是术的层面。包括,道士炼丹,早期的中医中药等都是从巫术里诞生的。

神话史诗,作为天启智慧的载体,在远古,包罗万象。理性,情感,意志等方面的文化都囊括其中。随着人类理性的进步,天启的智慧,结合人类实践,逐渐突破了史诗,在理性、情感、意志这三个领域,逐渐细分成很多门类。

先说理性领域之道的层面神秘的天启,演变成理性思辨的哲学,于是有了古希腊文明。数学真正作为一门完整的学科是从毕达哥拉斯开始,属于哲学的部分。从古罗马后期开始,用思辨的方式来解读《新旧约全书》,则有了神学也是属于理性的文化领域。(在中华文明里,周代以后,天启演变成一套理性的礼乐社会规范。)

后来,法学,政治学,物理化学,生物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等都是理性领域之道的层面。而神学,哲学(数学)又在其中,具有统领性的地位。

至于理性领域之术的层面,就包括各种社会生活中的技艺,比如越来越发达的冶炼,农耕,纺织等。更加精确的天文历法,更加精密的社会管理方式等。后来的四次工业革命,现代信息革命等,包括现代生活组织方式的变革等等,都是术的层面。

术的层面和道的层面是紧密相关,相互影响,循环发展。比如科学是道的层面,但科技就是术的层面。一开始,全世界各地,在术的层面,差别并不大,到了后期,差距才越来越大。比如:古代各地的生产力差别并不大,但到了工业革命后,欧洲(美国)文明就展现出碾压的优势,为什么只有新旧约影响下的文明出现了近现代科学,开始了工业革命,其中原因暗含着文明的玄机,有机会再专门撰文论证。

再说情感领域。从原来的巫术,史诗,神话里,分化出了音乐诗歌,绘画,雕塑等。这些范畴凝结了人类对神,对人的普遍情感。属于情感领域之道的层面

而在具体生活中,家庭,朋友之间的感情联系,表达等,就属于情感领域之术的层面在情感领域,道和术并不截然分开,比如:你给你心爱女孩写的情诗,唱的歌等,既是当下的表达(术),如果能流芳百世,就成了人类的普遍情感(道)。

最后说说意志层面。比如古希腊戏剧,它脱胎于史诗和祭祀仪式中,它重点表达人物的选择。人的选择行为就是意志的战争行为,就是君王的意志(选择),近代以后,演变成了人民的意志。戏剧(包括舞蹈),战争等,都是意志领域之道的层面。而每个人在生活中的具体选择,行为(包括体育运动)等,则是意志领域之术的层面


理性

情感

意志

道的层面

哲学(数学)、神学、

法学、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信息学等,以及古代元老院,现代议会等机构

诗歌、音乐、绘画、建筑、雕塑等

以及古代祭司、礼官,现代法院等机构等

戏剧小说

以及国家战争等

术的层面

土木工程、机械工程、基因工程、信息工程等等

每个家庭的情感等等

每个人的日常选择,行为、体育运动等等

三个领域,两个层面,基本为文明(对启示的回应)做了分类。我们再从这个分类,看姜萍有没有可能灵光一现,以业余选手,晋级数学顶流?

一开始,文明是靠个别先知,先贤,智者等,头脑开窍,灵感乍现来书写和传承的。比如:旧约里的先知,新约里的使徒。后来,轴心时代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孔子,佛陀等。另外,各种能工巧匠开创,或者更新了各种技艺。这些天才就是早期的文明播种者。因此,古代社会,有很多外行,进入,甚至开辟某个领域。比如亚里斯多德一个人就开创了植物学,动物学等几十个学科。达芬奇,一个画家,开创了解刨理论。那个时候,到处都是空地,任由天才们驰骋播种。

近代以来的社会化大生产大分工后,各个学科,技艺的专业门槛逐渐增高,一个人毕其一生,能在某个学科的细枝处,攀登到半山腰就很了不起了。而且,需要社会化的精工细作。曾有这样一个段子,一个人看到航天飞机上天,感叹人类的伟大,他打算送一束花给航天飞机的总负责人。结果问遍了所有人,都找不到总负责人。因为航天飞机上天是很多科技人员按程序紧密合作的产物,没有哪个人可以负责这么大的工程。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事,但这个段子所阐明的道理的确如此:社会化大分工大生产让各行各业高度专业化。一个人,哪怕再有天赋,也必须进入这个专业,才能发挥天赋

不仅是科技,大多数领域都如此,就拿最近的欧洲杯,美洲杯来说,要想在职业体育竞技中获得成绩,光靠天赋和苦练是不行的,必须参加职业联赛,进入职业竞技体育,才有获得名次的可能。现在已经不是古希腊到上个世纪初,靠运动天赋和苦练,哪怕业余选手也能夺冠的时代了。我曾看到一群体校的运动员,跑步时,遇到一群挑抬工人。那些工人说,我们每天负重走的路,比你们跑的路还多,如果长跑,你们肯定跑不过我们。结果,两队人马比跑1万米,体校运动员甩了挑抬工人很远的距离。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质疑姜萍造假的原因,因为她显得不够专业。

然而,在高度分工的今天,也有两种可能,让有天赋的人,在进入专业体系前,也能熠熠生辉。

第一种可能:在术的层面。那些处于时代巨变的行业。比如:比尔盖茨,乔布斯,马斯克,黄仁勋,都没有经过企业家的培训,甚至乔布斯和马斯克都不懂技术,但他们从事的是巨变的风口:信息—AI领域,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重新洗牌的间隙,会有牛人成为浪尖上的宠儿。

第二种可能:在道的层面那些处于统领地位的行业,比如:哲学,数学,神学。或者不需要社会专业分工的行业,比如:业余诗人,业余剧作家,还有那些在歌唱选秀中杀出来的业余选手,像苏珊大妈这样的。都是让天才在进入专业训练前,就能清晰看到自己天赋的行业

姜萍的数学就属于统领地位。她也有这种可能:业余选手击败名校的职业数学学生。当然,这并不是说她不需要职业训练,而是说,不能因为她还是业余,就以此断定不可能。她以后接受专业训练,会让她如虎添翼。

现在还不不知道姜萍的决赛成绩,但之前质疑她造假的论据,都无法不能成立。我也希望姜萍能成功为她,也为那些平凡的天才们,去发现,探索:自己被造的秘密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