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那些花儿


苏格兰有一首民歌,叫做《友谊地久天长》。在初夏的午后,听着身旁宝宝绵长均匀的呼吸,不自觉想起昔日的朋友。


少年时候喜欢听《那些花儿》,觉得有一种柔情又伤感的感觉,“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或许是独生子女的关系,从小就特别渴望友谊。小学时候和一名叫璟的女孩子关系最好,因为有她,校园生活好像也变得没有那么讨厌了。然而,因为某天发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矛盾,无论我怎样求和,她也不愿意和好。


当时我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即便是六一游园会也开心不起来,热闹的人群中更衬托自己的孤单影只。我甚至有一种恐惧,发现六年级了大家的玩伴基本固定,我也不可能再找到合适的朋友了。


虽然后来璟还是和我恢复了朋友关系,但这样的不安全感在很长一段时间伴随着我,让我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我害怕朋友的离开,所以不知道怎么做真实的自己。然而太过压抑的自我,加上本身安静内向的性格,就更难和人建立关系了。


中学时代就是我友谊的迷茫时期,我去到市里读书,和璟通过几次电话,也见过几次面,但总觉得两人关系不像以前亲密了,终于渐行渐远,像断了线的风筝。


此后,我用学习来掩盖内心的孤独,用文学排遣若有若无的空虚,用祈祷修正自己的脚步。直到高一的结束的那个夏天,我认识了漪。


当时学校组织大家暑假在外面补课,为高二做准备,选了文科的我和漪分在了一起,我看到她转过头来和同学说话,我就很喜欢她,觉得和她做朋友一定很好。


我想是上帝的怜悯吧,我们真的分到了一个班,而且还是一个宿舍的上下铺,加上她的性格非常随和大方,我们就慢慢成为了好朋友。


当时的我身上还是有很多自我中心的地方,但是漪并没有太多计较,包容是让一段友谊修复,继续下去必不可少的良药。直到大学时期,我们每年寒暑假都会出来见面,聊一聊各自的生活,一起吃饭,看一场电影


大学毕业后她来到杭州工作,而我离开杭州读研,我们一起出去旅游过几次,水乡乌镇就是她带过去的,在初夏时节的夜晚,在闪烁灯光的河流上,船只载着我们,我心里载着无法挥去的另一段不好的友谊。


直到告别了那段不好的友谊,我和漪也相继步入婚姻,而且差不多时间怀孕了,宝宝生下来后聊过几次,但是因为居住城市不在一起,联系便也少了许多。


但是我想只要有时间有心,依然可以相会。


真正让我放下忧虑,享受友谊的,还是弟兄姐妹的爱。大学时候我还被严重的皮肤问题困扰,非常奔放年轻的fellowship 氛围我也没有完全融入进去,然而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姐妹,以烛光般的的爱照耀我心。


日远日疏,日亲日近,我想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心中记挂”却好像照片的一层塑封,让友谊保留在最鲜活的那刻,不再褪色。


22年的6月上海刚刚解,封。原先预定的婚期被迫推迟了两个月,加上刚刚“自由”的上海还是比较严格,婚礼的人数都不能超过50人,很多地区对于从上海来的人还要实行隔离。


即便如此,一位弟兄前一天听说亮要结婚后,连夜从安徽赶了过来,实在令人感动。有两位姐妹,还有漪虽然没有现场来参加,但给我寄来了精美的礼物。上海的弟兄姐妹更是用无私的爱,齐心协力帮助我们。


她们都是我友谊的榜样。


人们常说在爱里不要计算谁付出的多,我想在友谊中也是如此,或许你常常关心对方,对方却没有什么主动的回应,或许你曾经送给对方礼物,对方却忘记了在你的节日里赠给你,或许你们有很多次见面的约定,却没有行动……


活在时光之中,我们身旁的人自然也会变换,但两个人对情谊的珍重却不会随着距离和时间变换消逝。就像真正的朋友,她还是会惦念你,会坐好几个小时的地铁来看你,会关注你的动态,了解你的成长。


即或不然,默默地祝福,为你祈祷,一同朝着窄门前进,也是很好的。


朋友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可以在人生的旅途中给我们帮助,安慰,欢乐。也帮助我们学习爱,学习付出,学习饶恕。


我想,在友谊中,比起得到的,更美好的是一同所经历的那些过往岁月。


那些一同奔跑,一同欢笑,一同改变的时光。


我感激上帝放在我身边的朋友,我也学习更多去爱她们,在爱里变得更加完全,在爱里变得更加丰富和自由。因为祂就是这么做的,祂首先做了最好的朋友的样式。


滥交朋友的,自取败坏,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亲密。(言 18: 24)


所属主题
清芷95 细语微澜
清芷95 细语微澜
聊生活,更聊生命;聊文学,更聊信仰。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