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二鱼:“恋爱脑”害死了胖猫?



我们每个人都是胖猫


前情提要

1.理性

2.非理性

3.超理性


01

理性


前段时间发生的两个悲剧,吸引了公众的注意。

第一个是梅大高速坍塌导致至少48人死亡,30多人受伤的事件。事件发生不久,上面指示下来:舆论导向要以大局稳定为主,难怪没有多少大V唱反调,大家生存都不容易,都是理性人。这让笔者想起16年前的地震,我到灾区采访,看到倒塌的民房校·舍时,上面很快舆论定调“以正面报道感人事迹为主”。所以接下来,大家会看到这次坍塌事故里的见义勇为事迹,感人的眼泪等,至于事故责任······请以新华社结论为准······懂的都懂,不懂的还是不懂······只能说到这里了。


第二个是:“胖猫”之死。这件事情可以详细说。

“胖猫”并不胖,178的个头,120的体重,死的时候也才年仅21岁,胖猫出生的家庭并不美满,父母已离异,家境不宽裕。18岁的他开始靠在网上打王者荣耀代练陪练赚钱,三年赚了50多万。据一些喜欢打游戏的人说,哪怕三年里一天也不休息,他每天要工作14小时以上才能赚这么多。


两年前,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叫谭竹的女友,他是以结婚为目的开始了网恋,他每顿饭几乎点外卖,而且精打细算,尽量点最便宜的,每顿饭不过十元出头。所以,汉堡对他已是美味,微信头像上是一只小猫,留言着:“我不吃素,只爱麦当劳。”所以,他叫自己胖猫。

非常理性的消费,如同他打王者荣耀时的算计。

不过听说喜欢猫的人容易感到孤独,也特备渴望摆脱孤独。

因此,他想尽力赚钱存钱,以期和女友步入婚姻



02

非理性



与对自己非常节省的理性不同,胖猫对女友谭竹转钱的要求,却有着非理性的满足。

谭竹每次要钱时都用亲密的口吻,老公,我开店要钱。老公,我房贷要钱。老公,我打针要钱、我买包要钱、我不开心给我点钱花。

老公,钱钱钱。

两年来,各种理由索要,前前后后先后多达51万元。每次胖猫很爽快的满足,甚至比要的给得更多。


除了金钱外,为了女友一句“不喜欢异地恋”,胖猫千里迢迢从湖南搬到重庆,却又被后者以“不想那么快”为由,拒之门外。于是,胖猫住的是狭小逼仄、几百块钱一个月廉价出租屋。

在给女友的极致充钱下,两人原本约定“五月份领证”结婚,可是这个约定最终只是导致了女友因为不想兑现承诺而找借口分手,什么“你提供不了情绪价值”“你不陪我”“累了,冷静一段时间”等等。

就这样,胖猫结婚的希望落空了,没能坠入爱河的胖猫,跳向湍急的长江······

对于此事,网上也展开了论战。一方认为女方就是个骗子,另一方认为一切都是胖猫自愿,爱情本来就非理性,女人在男人面前是弱势群体,恋爱中索要钱财没什么不可以。于是论战变成了男女对立的非理性争论,为这几年来愈发激烈的男女对立添火加油。

其实,这与性别一点关系没有。骗子在哪种性别里都有。比如这几年网上层出不穷的假“靳东”们,骗取了很多中老年妇女的钱和色。

爱情有非理性成分,但前提得是爱情,不能骗感情。感情如水,水的激情澎湃是生命的激荡,但需要用理性的山峦来铸成河床,才能不造成洪水泛滥。。

而胖猫女友谭竹曾自曝是个同性恋,本来就没打算结婚,却以极端理性的算计,拿捏了胖猫的非理性情感

胖猫的前女友也发文表达了对胖猫的思念和愧疚之情。她表示,如果当初没有那么决绝地分手,或许胖猫就不会遇到谭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她还晒出了与胖猫曾经的甜蜜照片,让人感叹命运的无常。

从这些线索可以大致描绘出胖猫的人物画像:在离异的家庭中长大,导致缺乏爱,从而倍加渴望爱。他对异性非常关爱,以为这样的付出可以换来对方的温暖。但游戏宅男也缺乏对人性的洞察,这让他对感情没有建立起理性的堤坝。于是,强烈的渴望和对方不怀好意的玩弄变成了滔天的洪水,让他跳江亲生。

但胖猫生前的最后一个动作,却绝不是“非理性”能解释的。




03

超理性


“非理性”通常指一时兴起,情绪化地达成自己的目的,或者在无法达到自己目的时,发泄自己的情绪。而胖猫在决定自杀时,很显然是清楚明白谭竹不可能和自己结婚(不然他不会自杀),但他并没有报复,甚至没有发泄自己两年来的愤懑。他居然还把所剩下的6.6666万打给谭竹,并写上“自愿赠予”,怕自己死后谭竹摊上官司。



而且6.6666这个数字,代表着他的终极盼望,哪怕来生也要和谭竹长长久久,虽然今生得不到,但至少两个人灵魂要常常九九。虽然旁观者一眼就能看出谭竹是在欺骗他,但他对谭竹没有愤懑。反而,谭竹是他永恒的盼望。

这就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误以为施暴者是受害者,产生同情。前提是施暴者没有杀自己。

胖猫是明知道自己被抛弃,但哪怕死也要让抛弃自己的人开心。

这超越了一般的恋爱脑,追星者等。追星者陷入与明星虚假的关系里,从而给明星打赏,这是非理性的,一般恋爱脑,陷入到对爱慕者迷思中看不清真相,不能自拔,这非理性的。

胖猫明知道自己马上就死,明知道对方不爱自己,还要利用生前最后的力量来荣耀对方。这就不是非理性,我把它叫“超理性”。

我以前在安阳看商代殷墟时,有一幕曾经震撼过我,有一群贵族,他们争着把自己作为祭品来献祭给“神”。玛雅文明,印加帝国等也有类似的献祭。他们明知道会死,但心甘情愿,而且以自己的死能满足“神”而感到荣耀。

从这个意义上说,谭竹成了胖猫真正意义上的“女神”。

不仅古代,近现代也有很多这样的“神”和献祭者。

法国大割命时,那些参与者明知道自己会死,但他们认为自己的死会成就“理想”。谭嗣同明明可以逃走,但他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他要为变法“理想”而死,死得其所。这个“理想”是他们跨越生死的“神”。

这些“神”都是他们明知要死都要去荣耀的,所以超越了现实的“理性”。在这一点上,胖猫和他们没有本质区别。

“非理性”的人生是可悲的,但完全活在现实理性算计中的人生如同活在今生几十年的驱壳中,没有超越的价值,放在大时间尺度来看,这样的人生同样可怜。现实理性和非理性,这两种人都没有资格嘲笑胖猫。

只是胖猫对人性洞察的理性太稚嫩,又对爱充满饥渴,以至于他的“神”(谭竹)如此不堪,所以他的“超理性”极其脆弱,他的死也让人惋惜不已。

而从百年跨度来看,谭嗣同的“神”,法国大割命追求的“神”同样不堪。其粉饰的光彩如同谭竹的颜值,一天天走向衰老。

胖猫临死前转账担责的行为,让我想起了百多年前的另一个人,他是第一个把《新旧约全书》翻译成中文的人,在他回国的航船上遇到了海盗,他在被海盗抛下船的瞬间,做了死前最后一个行为:把身上的中文版《新旧约全书》抛向甲板,自己却赴死。

从古今未来跨度来看,这位翻译者的“神”愈发光彩,深深的爱着他,所以他的死是一场真正的,死得其所的献祭。至今滋养着我们。

而肥猫之死,警醒着我们,不是让我们变得市侩,变得男女对立,变得不敢再相信人,而是警醒我们,找到真正的,死得其所的人生目标。足够理想,又超越理想,才是酣畅淋漓的生命。

我们每个人都是胖猫。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