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任何人都满足不了我们对“被爱”的深深饥渴


任何人都满足不了我们对“被爱”的深深饥渴。

惟有在爱的源头那里,才有我们完全的被爱。惟有那全善者完全的爱才能满足我们对被爱的深深饥渴。


当我们在上帝之外,在有限有罪的人身上,去寻求满足自己被爱的期待,并以自己被爱的满足去作为自己付出爱的动力,那么,我们只能不断地经历沮丧愁苦失望或绝望。我们所谓爱的力量也必将不断被吞噬,终将消耗殆尽。


若如此,我们将永远也找不到持续爱下去的动力。


事实上,没有人今生可以像至高者那样来爱我们。


惟有他的爱才能够成为,也应该成为我们无条件去爱他人的动力。


若以有限的人对我们的爱和善待来作为我们去爱的动力,我们将一直活在 “爱无能”的灵性瘫痪当中。因为他人对我们的爱和善待永远也达不到让我们一直满意的程度。我们总是会感受到他人在爱上面对我们的亏欠。为此,我们去爱的动力似乎总是会被我们对他人的不满所剥夺和亏损。


如果获得自己被爱的满足是我们去爱的动力,那么,有时候我们看似在给予爱,在付出爱,然而,我们并没有真正在爱。真正的爱,是不求自己益处的舍己的爱,是以他人的益处为目的。有时候,我们只不过想要通过爱他人的姿态去换取自己在被爱上的满足。这种以满足自我为目的的给予和付出,并不是真正的爱,并不是真实的圣爱。


那种以满足自我为目的的所谓“爱”,在自己长久得不到满足以后,必要至于灰心和放弃,必不能至于恒久忍耐,必不能至于长久的无怨无悔和心甘情愿。


而且更重要的是,若以他人对我们的爱和善待作为我们去爱的动力,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生命并不是在受至高者的绝对命令的管理,而是在受他以外的对象(比如自己是否被爱和被善待这个处境)的辖控。这也显明真正在支配我们行为和生命的,不是至高者的话语,而是我们里头那种想要被人爱和善待的渴望。


那时候,我们真正试图去取悦和满足的对象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上帝。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活在一种以满足自我为最高目的的偶像崇拜的生命光景当中。“己”,就是住在我们心里最深处的“假神”和偶像。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