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始祖究竟有否得救?‖孙宏广


关于始祖究竟有否得救,过往总有一些人三缄其口,唯恐避之不及。另一些人则笃定认为始祖没有得救,并认为这是唯一合理答案。

 

当然,这个问题的确颇具争议,以至于鲜有人以肯定的方式加以回答。

 

但始祖究竟得救与否却是个不能被忽略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不仅牵涉到“圣约神学”的内容,同时也有关“因信称义”的教理。只要这两方面的真理在逻辑上都能以自洽,前后也都是和谐一致的,就不可能有任何例外情况出现。故而,我们必须冷静处理。

 

但由于这个问题截止到如今,都一直在争议之中,因此,理性的声音并不多见。而从“解经”与“神学”两个范畴详细论述者可谓凤毛麟角,这也致使教会界在“救恩论”层面越发趋于混乱。

 

然而,关于此问题,既然各种观点莫衷一是,我们究竟当怎样加以取舍呢?毕竟,认为始祖必定灭亡者大有人在,这个观点特别普遍,甚至被一些资深教牧通过讲台渲染开来。

 

其实各抒己见这也无妨,因为人人有权独立思考的权力。而独立思考也是免除迷信的前提。但自己不甚成熟的浅见切勿当成绝对真理去推行与落实,当容让异见者发声。那样才够客观与公允,也不至于误人子弟!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执念于“始祖灭亡论”呢?通过观察与总结,我发觉其理由往往是这样的:

 

理由一、如果始祖得救了,那么上帝也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当有人声言始祖得救之时,罪人最直接的反应则是“上帝不公平”!

 

其实,这都是对“公平”一词定义的无知导致的。

 

要知道,现今我们理解的“公平”已经不比上帝眼中的“公平”了。上帝的“公平”是“真公平”,我们的“公平”则是“非公平”。但人很难如此承认。

 

罪人的“公平”往往是“平均”,无关“公义”,也无关于“怜悯”。

 

但上帝的“公平”则是二者兼顾的。

 

上帝即使拯救了始祖,祂也绝对是公平的;另外,上帝如果毁灭了始祖,他依旧是公平的。

 

如果上帝本于基督的功劳,愿意将白白的恩典赐给始祖夫妇,那么,始祖夫妇就能蒙恩得救。

 

这样,谁敢说不可以呢?

 

如果始祖夫妇“不配得救”,那么,难道你配得救?或者,亚伯拉罕、雅各、摩西、彼得等等古圣先贤都是由于自身配得救而被拯救?

 

圣经明明定论说“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也就是说如果始祖是罪人,那么我们同样是罪人。

 

而我们如果能以得救,始祖当然也能得救。

 

我们与始祖的罪只有程度之别,没有本质之分。

 

况且,如果论犯罪的程度,我们明明比刚堕落的始祖更坏,更加作恶多端。始祖只是犯了一些罪而已,而我们的罪却罄竹难书。

 

这样,如果按照那个思路,始祖先被拯救才更合理,反而我们更不易被拯救才对。

 

但是,上帝却把所有亚当里的天然人都透过律法圈在罪中,特意要怜悯人。

 

所以,我们必须重归起点,认真思考一个人得救。究竟是“恩典”还是“工价”?

 

上帝主动施怜悯可不可以,上帝有没有那个权力?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主耶稣岂不是说:“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有古卷在此有“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20:15-16)

 

的确,有些人都是看不得上帝随己意向人施恩。

 

这些人仿若当年宴请耶稣的西门,也如《约翰福音》第八章那些看有罪之妇人的旁观者,也如《路加福音》第十五章那个大儿子。

 

曾经,法利赛人与文士也持这种心态。但是主却明确地斥责了他们:

 

法利赛人和文士就向耶稣的门徒发怨言说:“你们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耶稣对他们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5:30-32)

 

所以,纵使始祖夫妇是人类之罪的始作俑者,但是其仍旧可以被上帝特别施恩。

 

任何不满意上帝恩典作为之人都是不自知也不识主之人。

 

他们总认为有罪之人是不能得救的。如果是这样,不仅“因信称义”的教理将被推翻,包括罗得、参孙、所罗门等在内的一切有过严重过失的圣徒都不可能得救。然而我们却可以确定他们必然已经得救。

 

这样,始祖夫妇会例外吗?我们能用两种标准来对待不同的人吗?

 

我知道,有人在此势必会说:都是他们的犯罪才导致人类那么多人堕落,如果他们得救了,反而其后裔很多人灭亡了,我不能理解,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是的,人类的堕落与始祖有关,但你必须知道:

 

任何个别人的灭亡都是因为自己的罪。

 

任何个别人的灭亡都是因为自己的罪。

 

任何个别人的灭亡都是因为自己的罪。

 

重要的事说三遍!

 

我们的确被亚当代表以至于成为罪人,但上帝最后的审判却是根据“个人的罪行”!

 

尽管这是被许多人忽略的真理,甚至许多教牧人员都不甚明白,但这却是圣经一再提及的真理。比如:

 

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太25:41-43)

 

他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惟有结党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就以忿怒、恼恨报应他们。将患难、困苦加给一切作恶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却将荣耀、尊贵、平安加给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 神不偏待人。(罗2:6-11)

 

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受审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20:12-13 22:12)

 

当然,这个行为着实也包括看不见的层面。比如人多恶念与恶谋。但不管怎么说,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具体的罪负责才是人下地狱的主因。而但凡得救者都无一例外是上帝的恩典。因为本来他们也与那些人沉沦者相仿。

 

再者,若论公平,人人都该死,都该灭亡。你和我都不例外。然而,正因为蒙了上帝的恩典,我们才能够起死回生。不然,按照公义的原则,你连在这里质疑的机会都没有!


理由二、很显然,堕落后的始祖没有主动寻求赦免,因此必定没有悔改,那就不可能得救。

 

这个看法也特别荒谬。试问,究竟哪位圣徒的得救是人这方面采取主动的?当然,人非草木,圣灵对个人重生的工作人是有具体反应的,因此,在看得见的层面,人似乎是主动的。但这个“主动”乃是“被动中的主动”。除非你根本不信或者没有深入领会“人性全然败坏”的真理!

 

要知道,无论是救恩性的拣选,亦或是内在的吸引,甚至包括圣灵对一个人的重生都是上帝主动的:

 

就如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常存,使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约15:16)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44)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弗1:12)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弗2:1)

 

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多3:5)

 

既然得救是神主动,那么,始祖背道的反应又怎能拦阻上帝有效的拯救?

 

谁在犯罪之后,在没有基督的代求与圣灵的感动下能以主动归正呢?

 

大卫与彼得都没有,始祖夫妇的躲避又能说明什么呢?

 

逃避是人的天性,悔改是上帝的恩赐。你能悔改却不要狂傲。

 

神且用右手将他高举(或作“他就是 神高举在自己的右边”),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徒5:31)

 

又如以赛亚先前说过:“若不是万军之主给我们存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罗9:29)

 

理由三、在《罗马书》第五章,岂不是明明把亚当和基督加以对比,说明非信徒群体与信徒群体的对立吗?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从亚当到摩西,罪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 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地临到众人吗?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5:12-19)

 

——其实,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读!

 

当然,那里的确说亚当可作为天然人的代表,而基督却是选民们的代表。并且,《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也如此重申:

 

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15:21-22)

 

但这段经文绝对不能被简单的二分化。因为,在以上那项真理之外,二者乃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也就是说,这里只是说明一种关系,就是始祖犯罪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全人类的沦丧。这里并非具体指向哪个个别人的得救与灭亡。

 

我用对比的方式表示一下吧。这里不能被简单的理解为:

 

A.亚当-该隐-拉麦-宁录-拿鹤-以实玛利-以扫……(灭亡)

B.基督-亚伯-以诺-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得救)

 

我们不能将这些人简单的装进这段经文中的两个阵营。

 

这里乃是说:“所有在亚当里的天然人本该灭亡”,而“只有被救入基督里的才蒙至福”。仅此而已。

 

而当我们讲“圣约神学”又或者“人类的双轨路线”等题目时,以上面的对比方式表示却是再合适不过。但这里不是这个意思。

 

试问,谁在没有被圣灵正式重生之前是在基督里的呢?不都在亚当里吗?不都与亚当有血缘(生命)关系吗?即使那些真正的选民岂不都是“生在亚当里”,后被“救进基督里”的吗?

 

这样,亚当当然可以被看作第一个救入基督里的“罪人”。这看似矛盾,实际是从两个视角看待的。

 

按照亚当堕落以后得状态,一切与其有生命关系的天然人都有了罪,都在内死了;而按照基督的救赎之工来看,从人类第一个信徒直到最后一个信徒都在基督里蒙恩了。亚当即是非信徒之父,也是信徒之父(指最早的信徒);即是第一个违命死亡的,也是第一个被救过来的。为何不可?!

 

理由四、如果亚当得救了,那么其必然被重生了,这又怎么理解始祖夫妇生出来的孩子是天生的罪人呢?他们既然得救了,岂不就和未犯罪前一样吗?

 

——这又错了!要知道,始祖在堕落前是绝对无罪,绝对圣洁的。可是在其双双堕落后,即使被重生了,那么在未进天国之前都仍旧有“罪性”的存在。因此,他们生出的孩子仍旧是罪人。

 

基督在今生并未将信徒救到“不能犯罪的地步”,乃是救到“可不犯罪的地步”。

 

至于不再犯罪,那则是基督救赎选民的结果,是只有圣徒离世或者天国实现之时才会达至的荣耀状态。

 

正如,即是今天的你作为信徒重生了,而你妻子也同样重生了。那么,在你们都归信以后所生的孩子难道就无罪了吗?

 

既然你们的孩子都依旧有罪,已然需要蒙救,始祖夫妇为何不是如此?

 

理由五、圣经并未清楚说明始祖得救与否,因此,不能妄下结论。

 

是的,关于这个问题,圣经的确并未明说。但我们的所有真知识难道都必须得通过明文获得吗?

 

当然不是!

 

认为只有明文才是真知的显然都犯了“字句主义”的毛病。

 

诚然,明文是我们过得真知的首选素材,但是圣经并未事无巨细都有交代。有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还有些真理则是上帝交付我们思考获得的,不然,圣经内那一系列对圣徒“默想”、“咀嚼”的吩咐就无甚意义了!

 

并且,有如“三位一体”这类真理岂不是都并非出自明文?

 

因此,这个问题并非无法下以结论。

 

根据严谨的“归纳”与“演绎”,我们还是能够得出明确结论的。在此,我的结论是“始祖夫妇的确得救了”。理由如下:

 

首先,上帝对他们有明确的寻找,这可被理解为上帝主动拯救的作为,与《路加福音》十九章第十节的经文契合: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其次,当上帝发出第一个福音应许的时候,始祖夫妇明显是听从了。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

 

要知道,在这个应许中,伤害蛇头的“女人的后裔”将成为其获得拯救的唯一盼望,而这位单数的“女人的后裔”正是指向救主耶稣。因此始祖夫妇才给第一个儿子取名叫“得”,意为“得到那位拯救我们的后裔了”。虽然其误解了那句应许,太过理想化,但对“女人后裔”的盼望却难能可贵。

 

既然“女人的后裔”这个应许就是福音的核心内容,与我们得救所承受的福音是同一个福音,只不过我们作为后来者,所领受的更加清晰与明了。

 

因此,始祖夫妇实在和所有真信徒同有一个盼望。

 

第三,在始祖亚当第二次给妻子取名之时,与其所处的环境,尤其是主的命定(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形成鲜明的对比,然而其仍旧用“夏娃”(“生命”或“活着的”,原文编号2332)一词来定谓自己的妻子,足见他们已然获得了生命性的指望。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创3:20)

 

这正是在“死”中的人对“生”的指望。与我们一样。

 

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林前15:4)

 

第四,在其二子(该隐与亚伯)献祭的过程中,他们明显都确知祭祀的必要性,尤其还详知献祭的种种流程。这只能是被教导后的结果。那么,谁能教导他们这种敬拜的责任与方式呢?当然是其父母。他们是最早的圣约家庭,尽管家中有失落的,比如该隐。但其仍旧有最早关于真信仰的口头承传。这与后来的亚伯拉罕家相仿。

 

这样,始祖夫妇当被称作最早的信徒才对。

 

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创4:3-4)

 

亚伯因着信,献祭与 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 神指他礼物作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来11:4)

 

第五、在《路加福音》第三章有关于耶稣基督的家谱中,可以追溯到始祖亚当,并且圣经明说“亚当是神的儿子”。

 

要知道,这个家谱却并非人类谱系,甚至都不是希伯来人整全的谱系,乃是“圣约子民的谱系”。

 

我们知道,由于圣约子民向来都是属于上帝的,其得救是常态,未重生是特例,因此,始祖得救更为合理。

 

耶稣开头传道,年纪约有三十岁。依人看来,他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希里的儿子,希里是玛塔的儿子,玛塔是利未的儿子,利未是麦基的儿子,麦基是雅拿的儿子,雅拿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玛他提亚的儿子,玛他提亚是亚摩斯的儿子,亚摩斯是拿鸿的儿子,拿鸿是以斯利的儿子,以斯利是拿该的儿子,拿该是玛押的儿子,玛押是玛他提亚的儿子,玛他提亚是西美的儿子,西美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犹大的儿子,犹大是约亚拿的儿子,约亚拿是利撒的儿子,利撒是所罗巴伯的儿子,所罗巴伯是撒拉铁的儿子,撒拉铁是尼利的儿子,尼利是麦基的儿子,麦基是亚底的儿子,亚底是哥桑的儿子,哥桑是以摩当的儿子,以摩当是珥的儿子,珥是约细的儿子,约细是以利以谢的儿子,以利以谢是约令的儿子,约令是玛塔的儿子,玛塔是利未的儿子,利未是西缅的儿子,西缅是犹大的儿子,犹大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约南的儿子,约南是以利亚敬的儿子,以利亚敬是米利亚的儿子,米利亚是买南的儿子,买南是玛达他的儿子,玛达他是拿单的儿子,拿单是大卫的儿子,大卫是耶西的儿子,耶西是俄备得的儿子,俄备得是波阿斯的儿子,波阿斯是撒门的儿子,撒门是拿顺的儿子,拿顺是亚米拿达的儿子,亚米拿达是亚兰的儿子,亚兰是希斯仑的儿子,希斯仑是法勒斯的儿子,法勒斯是犹大的儿子,犹大是雅各的儿子,雅各是以撒的儿子,以撒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亚伯拉罕是他拉的儿子,他拉是拿鹤的儿子,拿鹤是西鹿的儿子,西鹿是拉吴的儿子,拉吴是法勒的儿子,法勒是希伯的儿子,希伯是沙拉的儿子,沙拉是该南的儿子,该南是亚法撒的儿子,亚法撒是闪的儿子,闪是挪亚的儿子,挪亚是拉麦的儿子,拉麦是玛土撒拉的儿子,玛土撒拉是以诺的儿子,以诺是雅列的儿子,雅列是玛勒列的儿子,玛勒列是该南的儿子,该南是以挪士的儿子,以挪士是塞特的儿子,塞特是亚当的儿子,亚当是 神的儿子。(路3:23-38)

 

综上所述,始祖当然是得救了。这是有确实根据的,有鉴于此,我们对此问题必须摒除偏见。




始祖究竟有否得救?‖孙宏广

全文完

始祖究竟有否得救?‖孙宏广







所属主题
孙宏广 霍比特人
孙宏广 霍比特人
在兄弟齐力中负重前行,于索伦之眼下直捣魔窟……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