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二鱼:宁让开封王婆说媒,也不看人造古城



有趣的人有自己坚信的宏大叙事,也可以称之为信仰。信仰不再是他们外在的显摆,而是他们的视网膜,一个看待世界的模型。用他们坚信的宏大叙事去看身边的日常。于是,生活里的每件事都变得可爱且真实。生活的风起云涌,就像戏剧一样,与他们心中的世界模型,宏大模型碰撞。





看人造古城不如看“开封王婆”?

最近,“开封王婆”火出圈了,开封文旅表示,以前花巨资的营销费用,甚至花了若干亿打造的《清明上河园》等,不如一个王婆带来的流量

我看了王婆的一些视频,其实风格很像前段时间爆火的西安《盛唐密盒》。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真实。

每个人上来都没有排练,和演员直接对话,演员的表演不可能排练,都是当下最鲜活的表达。而《开封王婆》比《盛唐密盒》更进一步的是,不仅王婆的表演很真实,它还让互动的游客说出了很多自己的真实事迹和心路变化。

这两年来火出圈的都有这样的特点,尔滨热,淄博烧烤,天水麻辣烫,都是最草根最真实的市井烟火,价格和服务都真实,而不是针对游客的虚假与高价,更不像人造古城那样的假复兴和宏大叙事。

其实,又何止这两年,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趋势。记得我刚进媒体时,正好是这个变化的开始。之前,人们习惯于看《新闻·联播》式的官方语调,我进电视台那会儿,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和纠纷等成为电视的重要内容。

正好那一年,超级女声开始火起来,观众厌倦了以前综艺里名人的调调,反而喜欢看普通人的表演,甚至海选里面那些唱得很差却很有个性的人,还上了热搜。十多年前,火遍九州的相亲类综艺节目《非诚勿扰》则是通过普通人对情感的追求,与上亿的普通人产生了共鸣。

这暴露了人们的偷窥癖,也反应了大家对宏大叙事的厌倦。那些高高在上之人的表演和讲话,正在失去吸引力。

偷窥癖是亘古不变的人性,对宏大叙事的疏离则是时代的转向。

为了迎合不变的人性和转向的时代,电视台开始制作了很多“伪真实”,利用视频手法,夸张表达底层人物的耍宝和丑陋,不敢惹上面的人,只能按着底层人物欺负。或者,虚假演绎普通人的情感生活。最近爆料出《非诚勿扰》是请的“演员”来扮演的相亲者。

后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这样的“假真实”愈发难以找到生存空间,于是,谁制造出真的真实,就成为市场赢家。于是,脱口秀、吐槽大会等,以普通人的视角解构明星,解构权威的节目开始爆火。这其实是幽默的本义,从《史记·滑稽列传》中可以看到,真正的幽默,就是小人物把大人物的光环拉平,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不完美,一样的丑陋,一样的平凡,都别装,大家的生活就要吃喝拉撒睡。

《盛唐密盒》的成功是把脱口秀般的真实幽默,搬到了线下的古装情境里。《开封王婆》则是让普通人都走进自己的剧情,成为故事的主角之一。

然而,真实生活就是人们的终极需求吗?

那怎么解释,人们还是那么喜欢看电影,追剧,甚至疯狂地追那些明知是假的,还能让人上瘾的网络爽剧爽文。

这些剧,给了我们一个宏大的世界观,虽然我们明知是虚假的,但还是欲罢不能。

只拥有前者的人,活得踏实,不做流行的韭菜。但从大的时间尺度来看,依然是某种思潮的韭菜。

只拥有后者的人,活得不乏激情,但如同飘在空中的风筝,要么飞得自视甚高,高处不胜寒,要么飘得软弱无力,又无法回到地面。

真实的生活和宏大的叙事,不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是如同空气和水,都是我们的必须。

有趣的人,才能两者兼得。他们很难被定义。

有趣的人不是找一个宗教,以显示自己有所皈依。也不是学学钢琴绘画,让自己爱好广泛。

有趣的人有自己坚信的宏大叙事,也可以称之为信仰。信仰不再是他们外在的显摆,而是他们的视网膜,一个看待世界的模型。用他们坚信的宏大叙事去看身边的日常。于是,生活里的每件事都变得可爱且真实。生活的风起云涌,就像戏剧一样,与他们心中的世界模型,宏大模型碰撞。

碰撞出一个比现实更真实的真实。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