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回应丨二鱼:恩典波涛濯吾缨?濯吾足?



每天都有新的波涛,洗净冠缨。每天对于他来说都是新的,就像一场奇妙的旅行


前情提要

1.清兮?浊兮?

2在前的?在后的?

3.濯吾缨?濯吾足?


01

清兮?浊兮?




先秦楚国有一首民谣“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后来被屈原收纳,但并非屈原的原创,孔子、孟子等也引用过这句典故。大意是::在清澈的沧浪水中,我们可以洗净自己的冠缨;而在浑浊的沧浪水中,我们可以洗脚。

冠缨是先秦贵族头上所戴的,贵族的标记。甚至看得比命还宝贵。孔子的弟子子路宁肯自己被剁成肉泥,也要在死前“正其冠”。有什么比命还贵呢?那一定具有超越有限今生的价值。比如母亲为儿子去死,有人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攀登珠穆朗玛等等,为它可以献出生命的,就是我们的终极价值。这样贵重、崇高,甚至神圣的东西,当然要用清澈的沧浪波涛来洗

足是用来行走世间路的,不那么崇高和神圣,自然可以用浑浊的水来洗。

我刚认识恩典时,被祂奇妙莫名的创造和救赎计划,所震撼。被祂在理性、情感、意志方面所构建的绮丽所折服。如同沐浴在清澈的沧浪之波涛中一样,醍醐灌顶,如沐春风恩典在世界里的文化,特别是理性、艺术等方面,构成了我的认知体系,每日饮之如尝甘露。渐渐的,把波涛储存起来,就把恩典当做自家的私酿。仿佛不需要再用清澈的波浪洗净我的冠缨,而只需要洗我的脚,好让我在世享受自家的私醸,走好世上的路。

于是,清澈的波涛在我脚下,变得浑浊,如同我的灵魂。被一起踏在脚下的,还有爱心。




02

在前的?在后的?


那在后的还要在前,在前的还要在后”我信了十二年,属于在前的,还是在后的?

昨晚,我听说了北京一个弟兄,他每天读新旧约全书,至今把新旧约全书读了上百遍。关键是,他的视网膜会先天脱落,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因为身体等原因。很快就失去,当视网膜好些以后,有开始找工作,但视网膜很快就撑不住,于是又失业。再加上居无定所,导致他时常陷入困顿、愁烦。

但这样的弟兄,不是全力寻求救济,居然是全力,反复读新旧约全书,祈祷,默想

后来,他的视网膜神奇的长出来了,一位北京协和的眼科专家说,他行医二十多年,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位弟兄也有了稳定的职业。他每天依然跪下来祈祷,站起来就工作。清澈的波涛洗净了他的冠缨,也洗了他的脚,和脚下的路。

波涛会因为我们的脚变得浑浊,但每天都有新的,至清至净的波涛,从头顶浇灌下来

我不知道他信了多少年,但毫无疑问,我是在前的,他是在后的。

因为,我每天没有新的波涛浇灌下来,只有私醸。他却每天都有新的波涛,洗净冠缨。每天对于他来说都是新的,就像一场奇妙的旅行。所以,不管他信了多久,都是在后的。就像不管我信了多久,都是在前的。



03

濯吾缨?濯吾足?


不管我对恩典的认知有多么深刻,都深刻不过撒旦。

所以,用来自我膨胀的认知,都是只见前方,不见天上。只见脚下,不见冠缨。

什么时候,每天都要向上仰望,而不是向前方和周围的别人比较,那么,波涛才会濯吾缨。我才是新的,在后的,也在那个时候,我才懂得爱人。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