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大风中,斑鸠在窗台上筑了巢

今天傍晚的风大了起来,回到家里准备关窗户,突然发现阳台上的花盆里卧了一只珠颈斑鸠。还未走近,它就飞走了。
我想正是春天,它肯定是想在花盆里筑巢,果不其然,等了不多久,它又飞来了,我和孩子透过窗帘的缝隙拍了这张照片,孩子开心的不得了。
斑鸠比其他鸟的性情好,麻雀叽叽喳喳惹人烦,喜鹊呢更是狡诈无比,毕竟属于鸦科,并且还容易记仇。
斑鸠属于鸽形目,无怪乎良人教导我们要驯良像鸽子。Sheng Ling如同鸽子降lin在良人的身上,让我们看到了良人的柔和谦卑。
书上形容佳偶的时候说她的眼睛像鸽子眼,斑鸠的颜色并不艳丽,珠颈斑鸠,唯有脖子上的一圈羽毛甚是好看,朴素又合式,像一圈围巾。
书上也要求我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要以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宝贵。
飞鸟也不种也不收,甚至都没有固定的家,今年这里,明年他乡。良人还给它们如此的妆饰,让它们有吃的有喝的,不为衣食住行而忧虑。
但是窝只是寄居的地方,树枝合泥巴就可以搭建,如果有破旧的衣服垫垫更为舒适了。人类在地上不也是繁衍生息吗?砖头与水泥,或者钢筋都是来源于地上的物质,不应该有什么留恋。
良人的护理是周全的,一花一木总是让我们思考什么是短暂的荣华,野地里的百合花不都是在向我们证明良人无微不至的眷顾吗?
窗台上的花盆面积太小,我想等明天早上斑鸠下了蛋以后,给它搭建一个更大更舒服更抗风雨的窝。只是查了一些资料,还是不碰的好,一旦碰了,斑鸠大概率就不会再回来了。
看来有时人生还是有一些坎坷和苦难为好,过于舒服了倒不妥。
我想斑鸠是难体会我的心的,它会觉得我另有所图。当良人告诉我们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要思念上面的事的时候,我们岂不是也有这样的顾虑?我们这一生仿佛都无法理解良人为我们预备的是何等美好。
有的人直到临终还放不下地上寄居的小窝,有人在活着的时候就发出巴不得离世与良人同在的感慨,也有的人说自己将要脱离这地上的帐棚了。
每个人对今生和将来的认识如何,也决定了在这条道路上的付出如何,奖赏如何。
就让这斑鸠在窗台上自己生活吧,风也好,雨也好,都是它要经历的,斑鸠的世界会不会发出疑问?如果人类存在,为什么不为我们预备好吃的喝的呢?为什么不为我们建造一个舒适的小窝呢?
我想这些疑问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为它们办到,但是重要的不是我为它们作什么,而是它们能否体会我可以为它们做的远超过它们所认为的!
所以良人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我们的眼睛未曾看见,心未曾想到,耳朵未曾听见的。
毕竟良人不让我们在尘世上做客旅,而是邀请我们去赴筵席,进入内室。我们这在外的浪子,却可以与王子同坐,是何等大的En典呢?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