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讀書筆記摘錄14:《百年探路曲》中卷

筆者挺不理解有的人竟然把《百年探路曲》當做歷史著作來讀。


近日《百年探路曲》(中卷)讀了三分之一。這三分之一主要講的就是外來龍老師和阿卯女青年王笑之間發生的愛情故事,這位龍老師對女同學的“格外關注”也基本上成為了阿卯“自立會”的核心人員被開除的誘根之一。


當然,這是一部小說而已,怎麼寫都有作者自己的根據。問題不在於小說本身,而且讀者自身。


有人把小說當歷史來讀,有的一些地方性的自編的記錄本地歷史的書甚至把這本書當做參考資料之一。筆者把它當小說來讀,但也覺得“難啃”!可能是筆者沒有段位,不會欣賞,這個得承認!


小說和歷史並不相同,儘管這本可以算是一本“歷史小說”,但其中的“歷史”成分恐怕大多都經不起推敲,站不住腳。比如前面說到的在灑普山傳道的龍老師(其依據的原型是誰相必不用點出,明白者自會明白)与阿卯女學生之間發生的種種不可思議的愛情“盟約”故事,實屬空穴來風。不過,歷史小說有一個明顯的點就是我們可以透過作者所描述的歷史來看出作者自身的歷史知識是怎樣,或者説我們可以清楚作者怎樣理解那段歷史的。


何偉寫中國,採用的就是文學的筆法,但看起來就是能感受到深深的歷史真實。張鳴近幾年寫的一些文學作品,也是依據其史學功底來寫的,雖是文學作品,卻處處透著成熟的歷史知識的運用……


讀了中卷,有種“食子無味,棄之可惜”的感覺。為何有可惜之感,大概就是以後和別人談起來,也能説自己也讀完過吧,可以有些許談資!

所属主题
柏苗 顽石与窄门
柏苗 顽石与窄门
一個阿卯。我愛我的家人、家鄉以及朋友們。喜歡沉默,不善言辭。只喜歡寫寫文章,雖然寫的很爛。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