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有时

提到南唐后主李煜,相信我们最熟悉的就是下面这首词: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填这首词的时候,他的南唐国已经不复存在了,这时他像谁呢?

像三国时蜀国的阿斗。

然而阿斗知道自己如果要活命,他就得做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当司马昭问阿斗:“你想念蜀国吗?”

阿斗说:“魏国比蜀国快乐多了,我一点也不想。”

然而,南唐后主李煜却不一样,他是真的想念南唐!于是,他写下“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词。

宋太宗赵光义听说李煜还在想念南唐,于是立刻赐死了他。李煜虽然死了,然而这首词却成为千古名篇,代代流传。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这似乎在告诉人们一种物是人非的真相。是啊,南唐宫殿里那些雕栏玉砌应该都还在,只是里面的颜色全都变了!

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有时

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你用心观察,你会发现一栋建筑物,一个院子,一套老房子,一个园子等等的建筑物都在诉说着生命的真相。

史铁生在他的文章《我的地坛》中提到了他家附近的一个废弃的地坛。

科普一下,地坛,这是古代皇帝祭祀地的祭坛。

史铁生双腿瘫痪后,他经常坐着轮椅去地坛散心。地坛已经陪伴史铁生20多年。20多年来,史铁生经常看到一对中年夫妇在地坛里散步。也正是因为每天看到,所以史铁生亲眼看到两人慢慢变老。

那些年里,史铁生曾看到一个少年在园里练习唱歌,慢慢地,这个少年再也没有出现在园子里,史铁生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更重要的是,早年史铁生瘫痪的时候,他经常看到母亲躲在地坛的角落,远远地看着他,生怕史铁生想不开轻生。

那园里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他母亲的脚印。

我读到史铁生的这些描写时,我便想起了我的家乡。

朋友们,你信不信,你家乡的某口井,某座老房子,某棵老槐树等等,这些都是李煜描写的雕栏玉砌,都是史铁生描写的地坛。

然而物是人非,斗转星移,它们经历了太多,见过了太多人来人往。它们看着一个个孩子成长,也看着一个个孩子年老后离开。但是,它们自始至终还在那里。

然而,与你们一起经历过这些死物的亲人还在吗?生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生命长还是短?面对那些已经离开你的亲人,你会不会对拥有着共同记忆的死物感伤呢?

智慧的所罗门曾经说过:“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是的,万事万物都有定时,包括我们。我们短暂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之后便如飞而去,所以有什么可争的呢?有什么可抢的呢?有什么可妒忌的呢?有什么值得记恨的呢?

人生虽然虚空,但有一种超越死亡的爱,当人生被这种爱填满后,人生就不再虚空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倘若你能找到超越死亡的爱,你还会忧愁吗?

不愁了,因为除了爱,我们还有信心和盼望。

这三者搭配在一起,它们就能给人源源不断的力量,这便是真正的幸福!

(本篇完,我的微信:493012764)

注:我的另外两个号,喜欢请三联:

所属主题
gh_4638e6fd30ef 云朵之外的家
gh_4638e6fd30ef 云朵之外的家
功能介绍 路先生漫话剧本,漫话人生!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