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趁着花未凋零


早晨醒来,门口的玉兰花已经抽出了绿色的叶芽,洁白的花朵早已被“雨打风吹去”,“香消玉殒”得如此快速,恍若是一场梦。


我还记得10天前它们在暖风中盈盈绽放,纯洁的白让人联想到天上的光华和美好。


花儿的生命如此短暂,怪不得会触发人感伤的心绪,在葬花中低吟悲凉茫然的曲子。


爷爷最近又吃不下饭了。


差不多一年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景,然而在大家的担忧和祈祷中,竟然奇迹般地好起来了,能够吃下好几碗饭,大家的心也就慢慢放回了肚子里。


而如今,医生已经宣布食道粘连了,输送食物的管子也难以插入,只有吃一些流水的蔬果了。


那本智慧之书,生命之书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是啊,我们哀叹花儿的生命如此短暂,人不也是一样吗?生如朝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


所以抓住机会,趁着丈夫休息,趁着宝宝湿疹好转,我们就准备行囊,回乡探亲。


一路上,见到大大小小的油菜花田,现在的房屋建设太多,好多田地都被分割得零零散散,鲜有像以前那样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了。


记得以前最喜欢在清明节的时候,站在陵园高处的墓碑前,扫墓过后就向下俯望,阳光下的金黄色刺入眼睛,四围的高山在身边环绕,脚下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和断断续续的鞭炮……


给我一种强烈的生死气息相交的感觉。


一路上在车上参加线上的jh,一边听一边想,人是多么容易“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啊,所以好牧人才一次又一次提醒我们,帮助我们,让我们记得曾经他的作为,坚立立下的盟约,每一天每一刻都靠着他胜过各样的试探。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家了。家人们相聚在一起格外温馨,加上有了小宝宝,就更加热闹了。之前在手机上认识的阿峰叔(有机会写一篇“专栏”)也赶来和我们聊天,空气中充满了温情和相见的喜悦。


终于见到爷爷了,他正在门口吃着西瓜。看起来要更加瘦削了,只是精神还不错。


奶奶的一直眼睛似乎也看不见了,耷拉在那里,好像在宣告自己的“寿终正寝”。奶奶一向对身体的衰残并不在意,她开心地切开了一只西瓜。


爷爷看到小宝宝很是喜欢,举起手臂,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上下指点着,他已经不怎么会说话了,但还是可以用行动诉说着自己的内心。


本来并不奢求爷爷还记得我,然而这一次他好像隐约又记起我了,对我时不时点点头,对丈夫则是茫然地摇头了。


摸着他的后背,非常坚硬,因为都是骨头支撑起来的,并没有多少血肉的柔软和厚度。手也是只剩下一层苍老黝黑的皮,让人不知道该不该触碰……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轻轻地说,我是阿虹啊,爷爷带我去摘过草莓……爷爷你受xi了很好……你要抓住ys啊……


爷爷把咽不下的西瓜瓤吐了出来,果然是没办法咽下去了。不过他还能自己行走,还会说一些话,整体还算康健,这让我们感到安慰。


是的,因为有盼望,所以我们并不悲伤,因为知道我们在地上是寄居的,我们的肉体都必然会衰残,但是我们的灵魂却是要归到爱我们的father那里去了。


并且我们会再次相见的。


盼望,多么重要啊。分享一段一位弟兄说的话,我觉得非常感动。


今天的人们没有地Y观,连jdt 都不太说起这个词。但两三百年前清教T经常被教导要想象用五官去感受地Y的可怕,借此来明白救E的宝贵。


我常常告诉一些孩子,生病了也要懂得感恩,操练忍耐。因为通常我们生病,都有一个康复的盼望,你知道,只要治疗得当、休息好,病就会好。这个盼望是很宝贵的。


地狱是什么呢?就是你生病了,病的程度比现在任何病痛都难受,并且永远不会好。当我们活着的时候,如果生了一种让人难以忍受又无法治愈的病,病人会说,还不如让我死了。就是说,在最绝望时,还有一死可以“盼望”。然而在地Y ,连这个死的“盼望”都没有……


所以,愿我们的家人,朋友,邻舍,读者朋友,都能趁着花还没凋零,趁着我们意识还清醒,抓住机会信靠唯一可以拯救我们的灵魂的牧人 。






所属主题
清芷95 细语微澜
清芷95 细语微澜
聊生活,更聊生命;聊文学,更聊信仰。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